南方日報訊 (記者/張瑋)“前海產業優惠目錄在國務院已完成審批程序,即將發文。外資股權投資基金創新政策則有望近期落地。”前海部級聯席會議重要配套制度前海咨詢委員會第二次會議昨日在深圳舉行,前海管理局局長張備在會上如是透露。
  此前前海一直對外承諾,對前海符合產業準入目錄及優惠目錄的企業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編者註:一般企業徵33%所得稅率),這也意味著,被坊間認定為“前海最大的政策優勢之一”即將變成現實。
  外資審批改革將尋求突破
  前海咨詢委員會是前海的高層決策咨詢、參謀機構。隨著前海今年進入“突破年”,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明康、香港資深執業大律師梁定邦等5名金融、法律、規劃方面的高端人士又被增聘成為委員。
  張備說,前海受到高度關註,去年來前海視察的省(部)級領導有120多位,今年頻度更大。不過,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吳定富認為,前海在宣傳和政策爭取上還有很大空間,“前海要主動尋找中央深化改革的關註點和前海特色的結合點”。
  “前海在快速發展的同時,國家也在發展,很多前海設置的特殊觀念已推廣到全國,比如自貿區。前海可能更需要突出它的‘特’字,包括試行負面清單,否則可能一些真正國家定位的試驗任務就會變得緩慢。”聯想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聯想弘毅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總裁趙令歡說。
  對此,張備說,去年在跨境人民幣、證券、保險等多個領域,前海又上報了25條金融創新政策需求,力爭在即將召開的第三次前海部際聯席會議上落實一批政策。“今年前海將探索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在外資審批管理制度改革上尋求突破。以‘零審批’為目標,強化前海e站通審批平臺功能。”
  年內推合資證券牌照落地
  金融產業無疑是委員們最為關註的。張備說,截至3月14日,前海入區企業累計5197家,註冊資本3690億元。金融業占比超過六成,已註冊金融企業中超過八成由民資控股。
  “2012年至今,證監會新批的基金管理公司中1/4落戶前海,基金子公司、期貨子公司中1/3落戶前海;私募股權投資約占半壁江山,管理資本規模排名全國前10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中,有4家在前海設立機構,基本形成了創新支撐、自我成長的金融生態圈。”
  “今年深圳將在全國率先落實CEPA補充協議和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降低金融業準入門檻,支持包括香港在內的外商股權投資企業創新發展,推動合資證券和合資基金共5塊牌照落地;降低金融業準入門檻,支持包括香港在內的外商股權投資企業創新發展;鼓勵民營資本設立金融機構,爭取國內大牌電商小貸公司落戶前海。”
  張備透露,前海成立了前海金控公司,年內將設立國內第一家外資控股的合資證券公司,完成國內第一筆市場化跨境運作的母基金。
  “水電氣網能”將引入港企
  香港因素對前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去年以來,“深港合作”力度空前。“‘港人、港資、港服務’這三個載體有很強的針對性,能把香港需求和前海優勢結合起來,也可把香港優勢和前海需求結合起來。”一位委員說。
  張備透露,前海計劃打造“萬千百十”工程,“針對這一工程,今年前海將在土地出讓上,調整齣讓模式,增加針對港資的土地供應總量,前海1/3以上的可開發土地將對港企出讓。鼓勵港企投資項目採用香港建設管理機制體制,六月份前,前海與香港資深物業管理企業第一太平戴維斯公司合資成立的專業物業管理企業,預計可完成註冊。”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張備還提到向港企深度開放市場,率先打破公用事業國企壟斷,整合引進香港優質服務資源,為前海提供國際一流標準的水、電、氣、網、能等公共服務。
  基礎設施2016年基本建成
  在基礎建設上,今年前海將全面啟動前灣片區和桂灣片區的主次幹道、水廊道和前海灣清淤等項目建設,實現基建投資40億元、固定資產投資140億元。到2016年,前海基礎設施將基本建成。
  不過,新聘委員之一、參與前海總體規劃的設計和城市設計的美國景觀設計師James Corner則有自己的擔心:“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項目,我們有時只會把註意力聚焦到要建設的建築上,但世界上其他許多著名城市已經把註意力聚焦在城市與城市建築、建築公共空間上。”
  James Corner曾參與了西雅圖城市水廊道、紐約市許多城市公園、倫敦奧林匹克公園和香港尖沙咀水廊道等各種設計。而他在前海時,發現“如何保證建築品質,尤其是建設一些建築之間的公共空間”將成為前海接下來面臨一些重要挑戰。
  “第一,建築的速度太快,一些設計的主要原則跟思想就容易在建設過程中被遺忘;第二,很多人都參與到這個過程當中來,但並沒有一個明確的領導,也沒有一個比較理智的政策決策核心;第三,吸引更多的私人房地產開發商參與當中,但也需要考慮到公眾和民眾的參與。”James Corner認為,“特區中的特區”,前海太重要了,濫做的成本會非常高。
  焦點1
  前海與上海自貿區如何差異化發展?
  兩個試驗區不是一回事
  上海自貿區掛牌後,坊間一直認為其與前海存在同質化競爭,但昨天專家均認為兩者“不是一回事”。民建中央副主席、廣東金融改革發展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宋海說,上海自貿區肩負著我國新時期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探索管理模式創新等,其積累的經驗應該是可複製、可推廣的。前海則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深化深港合作,以現代服務業發展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為我國構建對外開放新格局、建立更加開放的經濟體系作出探索。
  “自貿區主要面臨政府職能轉變、負面清單、投資貿易便利等,前海則應具有自貿區所有特性之外,再加上金融開放的試驗。所以,上海自貿區提出的政策是‘一線開放、區內自由、二線管住’,前海則應該是‘一線開放、區內自由、安全對內’。我們不能把二線給管住了,否則沒什麼好試驗了。”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副執行總裁謝涌海說。
  國家發改委地區經濟司司長範恆山則表示,近年國家設立了不少試驗區或示範區,這些功能區的直接任務各不相同,但根本任務是相同的,都是探索建立國際化規制。“這一點對於我們而言特別重要,因為在當前環境的探索很容易受到既有體制的衝擊和影響,很多試驗區試驗來試驗去,往往變成原有體制的複製,有的甚至比原來體制有過之而無不及。”
  前海要開發“絕活”
  範恆山還談到前海的特殊權利時表示,外界以為上海自貿區是目前國家給予的試驗權力最大、政策優惠程度最高的試驗區,實際上並非如此。“一方面確實有前海所不及的東西,另一方面它也有許多不及前海的東西。有人認為,作為發達地區不應該給前海、橫琴等試驗區這麼多優惠政策,包括企業所得稅、個稅優惠等。但我們說,這些政策是給試驗區,不是給發達地區,而且這些政策都事出有因。比如前海是深港合作示範區,那就必須考慮香港在稅收等方面的規制,否則就合作不起來,這樣的特殊政策連上海自貿區都沒有。”
  範恆山認為,前海要保持探索的先進性就必須廣泛學習借鑒全國其他試驗區、示範區的經驗。“比如說,上海自貿區目前正在探索的負面清單管理,這雖不是什麼新東西,但前海規劃中沒有相關內容和要求,應該向人學習。概括地說,前海應該全面梳理全國現在各個功能區積累的好經驗、好做法,集大家之所長。”
  不過,宋海提醒,前海作為“體制機制創新區”可以學習借鑒,但絕不能東施效顰。“上海自貿區自掛牌以來,各項金融改革試點落地步伐明顯加快。前海金融創新不能緊跟後面走,不要上海有什麼政策,就向中央要什麼政策,而要突出深港合作獨特優勢,建設與國際通行規則接軌的管理環節和運行體制,在金融創新、金融監管、法治創新、土地管理制度創新、行政服務模式創新等引入香港優秀做法、一些絕活、管理訣竅,使前海港味更濃。”
  焦點 2
  深港兩地如何更好融合?
  還應與自律組織等社團溝通
  “如果深港合作都不能深化,粵港澳自貿區也只是一句空話。”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新華集團主席蔡冠深認為,深港兩地有許多難點有待突破。“首先,不同社會制度的市場經濟發育也處於不同層次,如何在一國兩制下發揮出同城效應是一大難題;其次,前海地處廣東,與香港分屬兩個不同的行政區域,如何統籌雙方不同意見,使其成為真正的利益共同體?”
  對此,匯豐香港區總裁馮婉眉也有同感。儘管去年以來前海加大了深港溝通力度,但她認為,香港部分人士對於前海的認識度和接受度還有提升空間。“深圳去年提出前海與香港是‘不爭存量,共創增量’,即通過合作把蛋糕做大,各自獲得更大份額,逐步化解了香港方面的疑慮,也讓港企清楚認識到與前海合作不是一般的商機,而是空前的商機。但從目前看,深港雖高頻互動,但主要是與港府、港企溝通較多,與行業協會、專業自律組織、公共媒體和社團的溝通則有待加強。”
  馮婉眉說,香港一些專業自律組織和知名媒體對特定群體有較大影響力,“比如香港大律師公會、香港銀行公會、亞太貸款協會等”。“深圳接下來可分別從港府、企業機構以及社會團體這三個維度與香港建立‘立體化’溝通渠道,讓香港對前海不但是認識,而且要認同。”
  引進一定比例現代服務業中小型港企
  近幾年前海招商引資一直與開發建設並行,其中不乏港企入駐,但多以大企業為主。對此,身兼香港中小企業委員會主席的蔡冠深認為,香港現代服務業經營者90%以上都是中小型企業,因此前海應積極引進一定比例的香港企業,尤其是優質中小型現代服務業企業進駐。
  “不久前舉行的粵港合作聯席會議提出,今年將重點爭取落實允許香港專業人士直接在前海開展工程咨詢、設計、測量、建設等服務,併在廣東省推動實施內地與港澳律師事務所合伙聯營試點。我感到特別興奮,前海管理局可在此基礎上放寬法律、會計、建築、旅游等實業的限制,簡化行政手續,提供更吸引財稅優惠政策等措施,促進雙方專業人才與服務自由流動。”蔡冠深說。
  馮婉眉還提出,應吸引更多香港人才入駐前海,實現人才融合。“香港與前海的語言、風俗、文化很接近,也都很刻苦和有很強進取心。前海與香港的合作,我覺得遠遠會超越未來三五年的時間。我建議前海管理局能從香港多吸引人才到局裡或下屬機構工作,這是培育深港人才的最好途徑,可以優勢互補,可以‘港人去吸引港人,港人去服務港人’。”
  焦點 3
  前海金改下一步最應註意什麼?
  重視金融配套建設“軟實力”
  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吳定富認為,金融業的發展和創新一定要聚焦在服務消費者的真實需求上,或服務現代物流、信息科技、文化創意上。“歸根到底就是要聚焦在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上。實踐已表明,凡是圍繞實體經濟需要開發出的創新產品就有長久生命力,比如大額可轉讓存單、金融期貨以及年金保險都是上世紀70年代陸續發展到現在,已是廣為接受和使用的常規產品。而脫離實際需要、閉門造車包裝出來的所謂創新產品,往往成為風險的引爆點。”
  “一片茂盛的森林既要有參天大樹,也要有灌木,還要有小草,才是有生命力的生態環境,金融業也是這樣。”吳定富認為,現在全國很多地方提出建設金融中心,為了爭取金融機構給地、給優惠政策,甚至給資金獎勵。在這種情況下,前海要敢於錯位競爭。一方面重視吸引金融機構入駐,另一方面更加重視金融的配套建設,從軟實力著手,提高對金融機構吸引力。
  “比如網上銀行U盾、互聯網金融大數據分析技術、安全認證程序、第三方支付系統以及安全防護系統,都是典型的為金融主業服務的科技支撐。”
  前海務必把風險防範與金融創新同等對待
  金融創新的同時,吳定富特別提及要防範金融風險。“幾年前天津濱海新區鼓勵私募股權基金的發展,結果大批不具備資質的股權投資機構在新區註冊,打著私募旗號搞非法集資、金融詐騙。風險爆發後,儘管天津採取一系列措施,但影響損失很大。我希望前海一定要緊繃風險防範這根弦,把風險防範與推進創新置於同等重要位置。”
  吳定富直言,要準確把握金融創新和風險防範之間的度很難,他給出兩個建議。一是前海不能完全依賴金融監管部門。“我看到前海今年提出要建立前海金融監管協調機制,爭取一行三局在前海設立駐點機構,這個設想很好。但金融監管部門的重點更多是放在持有牌照金融機構上,而金融風險有時並不發生在這類正規機構中。擔保公司、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小額貸款公司、P2P都沒有明確的監管部門,所以前海一定要和金融監管部門密切配合,分工明確、信息共享,聯防聯動。”
  二是前海對市場主體金融創新活動要放手但不能撒手,“放手的意思就是激發市場主體創新活力,不能撒手的意思就是確保金融創新不能脫離實體經濟需要,更多面向推動機構客戶金融創新,這類客戶的認知度、承受力都比較強,一旦出現風險可以承受。而面向個人客戶的金融創新,比如現在很熱門的P2P、眾籌、眾包一定要慎之又慎。”
  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副執行總裁謝涌海也認為,前海在研究金融的開放試驗的細節政策時必須兼顧安全。“有必要在前海設立一個金融安全的研究機構,以此來研究中國面臨的金融風險。同時,每年舉辦一次國際性的金融安全論壇,可通過國家層面向聯合國提出設立金融安全日。”  (原標題:適用企業將享15%稅率優惠)
創作者介紹

傢俱直營店

vh82vhewa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