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旺報》10日社評,原題《烏克蘭危機 臺灣的啟示》,全文摘編如下:
  烏克蘭問題讓美俄陷入冷戰後最嚴重的危機。親俄的克裡米亞議會決定本月16日公投歸併俄羅斯,此舉或引發烏克蘭其他地區的骨牌效應。俄羅斯針對性的軍演與發射洲際導彈,示警意味濃。美國派遣戰艦駛向黑海與加強立陶宛與波蘭的軍事部署,嚇阻的意圖亦明顯。
  美歐認定俄羅斯侵犯了烏克蘭主權與領土完整。美國宣稱暫停與俄方的貿易談判和軍事交流,決定不派特使團參加近日索契舉辦的殘奧會,奧巴馬更用行政命令凍結俄官員、機構與個人在美資產,且限制其入境。歐盟態度相對保守,德法等大國普遍無意直接對抗俄羅斯,也反對將俄羅斯排除出G8峰會的倡議。
  受困經濟風暴的美國,以貿易製裁和軍事嚇阻手段對付俄羅斯未必奏效,反而凸顯了奧巴馬不足的外交能力。美眾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羅斯就認為,普京早已看透奧巴馬毫無攔阻俄羅斯的決心。前國防部部長蓋茨也懷疑奧巴馬的危機處理能力,認為美國未記取2008年俄與格魯吉亞軍事衝突的教訓。鑒於美國需要俄羅斯配合解決阿富汗、敘利亞及伊朗問題,烏克蘭危機若處理失當,最終被孤立的反會是美國。
  美俄為烏克蘭爆發軍事衝突的機率並不大,但只要雙方敵對態勢不變,結果必無贏家。烏克蘭緊張情勢升溫之際,普京致電大陸領導人尋求支持,北京最高決策才算有了正式回應。大陸領導人確信俄方會與各方協調,以政治方式解決問題,卻又稱“烏克蘭局勢發展至今,偶然中有必然”,暗示美歐鼓動烏克蘭反對派撕毀2月下旬亞努科維奇總統與反政府勢力達成的協議,難脫背信棄義之嫌。大陸領導人的說法擺明中方想保持中立,既不願得罪俄羅斯,也不想對抗西方。中美目前正在建構新型大國關係,大陸最高領導人4月間還將啟程訪歐。
  美俄在烏克蘭的對峙,勢必影響美國的亞太戰略佈局。美國防經費目前已捉襟見肘,若再強化東歐的軍事佈局,自然無法兼顧亞太再平衡戰略。911事件後美國曾專註於全球反恐,放鬆了對中國的戰略包圍。烏克蘭情勢若持續惡化,中國將會因為美俄新冷戰而獲得另一次戰略發展機遇。
  臺灣與烏克蘭的處境雷同,深陷強權角力上的俎肉。烏克蘭危機的導火線錶面上源於去年11月亞努科維奇政府終止與歐盟簽署《聯合協議》,關鍵還是內部親歐派與親俄派的拉扯。烏克蘭素有“歐洲穀倉”之稱,工業、科技、人文、教育發達,但從地緣戰略的角度,其前景無論如何,俄羅斯態度皆居中關鍵。目前的臨時政府面對俄軍壓力,雖不斷聲稱決心捍衛國家主權,卻無對抗的實力,除了尋求美國奧援,只能期望普京不會武力干預。
  臺灣土地面積僅烏克蘭的1/16,先天條件不比烏克蘭,內部卻亦受親美與反中兩派的相互牽制。與烏克蘭一樣,臺灣朝野仰賴大國保護,與現實政治趨勢背道而馳。2008年8月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爆發軍事衝突,美前總統小布什曾派遣戰艦駛往黑海嚇阻俄軍,最後還是束手無策。
  美國著名政治學者米爾斯海默最近在其發表的論文《對臺灣說再見》中點出,中國持續崛起的結果是分享美國的亞太主導權,時間並不站在臺灣這一邊;換句話說,美國雖期望兩岸維持“和而不統、分而不獨”的現狀,卻無義務協防颱灣,更不可能為臺灣對中國宣戰。
  俄羅斯強權再起,穩固周邊的戰略緩衝區已成為其核心利益,自然會不惜代價阻止烏克蘭一面倒向西方。同樣兩岸統一既被界定為中國的核心利益,北京自然也會不惜代價阻止臺灣獨立。米爾斯海默教授的看法,反映了當前烏克蘭與臺海兩岸現狀。
  克裡米亞的戰略地位特殊,與俄羅斯歷史又緊密相連,公投結果併入俄羅斯聯邦,似乎已成定局。從歷史演變與戰略利益的邏輯推論,俄羅斯不會坐視烏克蘭偏向西方,美國也不會對俄羅斯輕啟戰端,最終還是要回到談判桌尋求妥協方案。  (原標題:台媒:臺灣類似烏克蘭 美不會為台對中國宣戰)
創作者介紹

傢俱直營店

vh82vhewa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